当前:首页 > 科研动态
2018年联合国非传染性疾病高峰会:呼吁为肾脏疾病行动起来
2018-5-21浏览量:694编辑:管理员来源:实验室
介绍
      2018年联合国非传染性疾病高峰会是一次重要机会,回顾近年来全球各国政府在非传染性疾病领域取得了哪些进步,以及该领域需要开展哪些行动与合作。
      肾脏疾病是全球排名第11的死亡因素,全球肾脏疾病负担日益加剧,给各国政府,特别是中低收入国家政府的卫生保健工作带来巨大的挑战。肾脏疾病与心脏病、糖尿病等重要的非传染性疾病互为因果,却一直未得到重视。
      肾脏疾病是一种重要的非传染性疾病,迫切需要各国政府予以重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为提高传染性疾病的全球知晓率和监控需求提供了平台,各国政府应该针对肾脏疾病共同采取行动。
      本文件旨在为联合国高峰会的参与者提供与肾脏疾病防治及结果相关的重要信息,推荐最佳的政策解决方案。

肾脏疾病
      据估计全球约有8.5亿肾脏疾病患者。
      肾脏疾病是全球排名第11的死亡因素,每年因慢性肾脏病死亡的患者约120万。慢性肾脏病致死的增长速度在全球排名第6,另外还有120万人的死亡原因为肾脏功能减退(通过肾小球滤过率衡量)。
      急性肾损伤是慢性肾脏病的一个重要原因,全球患者超过1300万,其中85%的患者来自中低收入国家。
      2010年,全球有260万终末期肾脏病患者接受透析或者肾移植6,预计到2030年,该数字将增加至540万人。
      全球很多地区的政府和患者无法负担慢性肾脏病及其并发症的治疗费用。透析治疗和肾移植的医疗开支约为每名患者每年3.5-10万美元。
      约230万到710万名患者因无法接受透析治疗或移植而过早死亡,这些情况大多发生在医疗资源短缺或者个人医疗开支过高的国家。

风险因素与合并症
      慢性肾脏病和急性肾损伤与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肥胖,HIV等感染性疾病,疟疾,肺结核,肝炎等其他疾病的联系错综复杂。
      慢性肾脏病和急性肾损伤有共同的风险因素,包括贫穷,缺乏教育,营养不良,卫生状况恶劣,工作状态,环境暴露,感染性疾病,自然灾害,妇幼保健资源缺乏,公共卫生干预,全民医保覆盖程度等。
      许多肾脏病患者的发病原因不明确,妨碍治疗措施的开展。
慢性疾病关系网:几乎所有的慢性疾病之间都相互影响。慢性肾脏病与其他非传染性疾病的联系错综复杂,互为因果。来源:Vanholder, R., et al. (2017)

肾脏疾病防治
      多数国家关于非传染性疾病的政策和管理总体是相同的,但是很少有针对肾脏疾病的政策。
      全球各国中,52%的国家没有开展风险人群筛查,42%的国家未开展慢性肾脏病进展风险的早期干预和综合防治,40%的国家没有开展慢性肾脏病合并症的防治。
      肾脏病防治工作薄弱,转诊延迟,防治工作不系统,转诊的后续跟进薄弱,不重视患者参与和患者教育,这些现象在中低收入国家尤其严重。

重要行动
1.不遗漏任何疾病:包括肾脏病的非传染性疾病综合防治方案
背景
      当前与非传染性疾病相关的政治承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WHO的非传染性疾病全球行动方案,WHO的最佳决策等)主要关注4种重要疾病:心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但是,据估计全球55%的非传染性疾病负担是来自其他疾病。而且,肾脏病会放大这4种疾病的负担,这4种疾病也常与慢性肾脏病伴随而生。
      受关注的非传染性疾病病种有限,导致国家层面的肾脏病相关措施普遍缺乏。根据全球肾脏健康数据集(Global Kidney Health Atlas),只有44%的国家有关于非透析肾脏病的国家计划,55%的国家有慢性透析相关的国家计划,47%的国家有肾脏移植相关的国家计划。
      将慢性肾脏病筛查和防治计划纳入国家非传染性疾病整体计划能够减轻疾病负担,降低慢性肾脏病治疗的开支,在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16。比如,在糖尿病患者中筛查慢性肾脏病可以节约开支,减少终末期肾脏病的累积发生率,延长总人口的预期寿命17。而且,在高危患者开展血压、血糖管理等综合预防措施能够延缓慢性肾脏病进展,降低心血管风险。

国际肾脏病学会呼吁全球的政治领导人:
      认清肾脏病与多种非传染性疾病互为因果。
      为减少非传染性疾病引起的早死,应确保执行可持续发展日程时考虑肾脏病问题。
      制定综合的卫生保健计划,重视肾脏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早期发现和早期治疗。

2.全方位覆盖:综合全面的肾脏疾病防治措施
背景
      在全民医保的背景下,只有综合协调才能最有效地管控疾病。
      引导政府重视预防保健,指出降低非传染性疾病负担的最佳决策,重视预防和发现。在这一方向下,应结合每个国家的具体需求和现有资源,针对医疗保健的方方面面采取措施,才能对肾脏健康带来有效的影响。
      台湾,乌拉圭,智利和古巴等地区和国家已通过肾脏健康项目的实施,改善了疾病预后,不断降低医疗负担。
      比如,根据官方报告,台湾的终末期肾脏病发生率从2005时的峰值每百万人432例,降低到2010年每百万人361例。得益于透析成本的降低,生活质量的改善,该项目每年可节省3600万美元开支20。
墨西哥卫生部成立了防治慢性肾脏病的保健网络,目标是到2025年终末期肾脏病患者数量减少50%,据估计该项目总投入资金约5000万美元。
      2017年,国际肾脏病学会全球肾脏健康政策论坛制定了一项包括12项的建议方案以减少全球肾脏病负担。该建议(Mecixo Conclusion,见下页)得到与会的政府代表,政策制定者,肾脏学者,研究者,患者,及其他主要利益相关人士的支持,为制定综合的国家肾脏健康计划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肾脏病综合防治12项建议(Mexico Conclusion):
      支持现有的监控体系以更好地了解和量化急、慢性肾脏病负担,特别是针对急性肾损伤、慢性肾脏病和终末期肾脏病,制定健全的国家和地区登记制度。
      支持地方、区域及国际层面针对肾脏病的研究以更深入地了解防治策略
      制定和实施公共卫生政策,预防和降低成人与儿童患慢性肾脏病的风险,包括改善妇幼保健和营养,减少糖尿病、高血压、肥胖、抽烟造成的负担,提倡安全工作环境,预防感染性疾病。
      针对急性肾损伤,实施早发现、早预防和早治疗计划。
      提高各层医疗工作者对肾脏病的知晓率,保障诊断及治疗所需的基本工具和基础药物的供应。
      支持针对肾科医疗人员的教育项目,开展肾脏疾病各个阶段的预防。
      在现有的非传染性疾病项目中,为公众和肾脏病高危人群开设教育项目
      争取全民医保,控制肾脏病风险因素,确保有效的,可负担药物(针对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的可持续供应,延缓肾脏病进展。
      总结已被循证医学证实的慢性肾脏病早期治疗措施,认识慢性肾脏病与糖尿病、高血压和写血管疾病的重要协同效应。
      按照国际标准,制定和实施透明的政策,公正平等地管理透析、移植等肾脏病治疗服务,支持安全的、符合伦理的、可负担的、可持续的项目。
      在国内和地区之间推广和增加肾移植项目。
      结合WHO和联合国的现有框架,比如2030可持续发展日程、全民医保覆盖等,制定和实施相关政策,确保当前的计划中包括针对肾脏病预防的综合与协同措施。

国际肾脏病学会呼吁全球政府领导人:
      实施综合全面的国家保健计划,包括疾病的预防、发现和早期治疗到晚期患者的临终支持等方面。
      实施监控机制,特别是针对急性肾损伤、慢性肾脏病和终末期肾脏病建立健全的国家或地区登记制度,以更好地了解和量化急、慢性肾脏病负担。
      争取全民医保,为有效的可负担的肾脏病风险防控与延缓肾脏病进展提供可持续支持。WHO 2013-2020年全球行动计划的第9个目标是会员国家要保证提供可负担的基础技术和基本医疗。

3.增加可用的资源:增加对肾脏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的投入
背景
      增加对非传染性疾病,包括肾脏病的投入,这对于实现2025年非传染性疾病目标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
      世界各地普遍缺乏可持续的充足的针对非传染性疾病的资源投入。卫生事业的资助中分配至非传染性疾病的比例只有1.3%,非传染性疾病是唯一没有国际融资的重要健康问题22。
      如果不做更多努力,预计2030年,全球非传染性疾病和精神疾病将产生约47万亿美元开支。但另一方面,非传染性疾病一级预防的投资回报率良好。一项关于印度的研究预计,通过早期筛查和血压、糖尿病管理对肾衰竭的发生进行干预,将获得15%的投资回报率23。

国际肾脏病学会呼吁全球政治领导人:
      满足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的需求,多渠道增加该对领域的投入,包括国内、双边、多边和创新型融资24。
      增加非传染性疾病相关的国家卫生预算,支持地方、区域和国际层面针对肾脏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的研究,以进一步了解防治策略。

我们是谁?
国际肾脏病学会是一个慈善组织,致力于改善全球肾脏健康。我们通过与全球伙伴的沟通与合作连接现有的医疗资源。我们通过对项目、教育和研究进行资助,提高医疗人员的能力。通过与各界的沟通,我们更好地了解如何管控肾脏病,我们希望通过共同努力改善肾脏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

References
1)Murray, C., et al.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age-sex specific mortality for 264 causes of death, 198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The Lancet, 2017, http://www.thelancet.com/pdfs/journals/lancet/PIIS0140-6736(17)32152-9.pdf
2)Naghavi, M., et al. (2017).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age-sex specific mortality for 264 causes of death, 198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The Lancet, 390(10100), pp. 1151 - 1210.
3)Figure based on extensive research and analysis carried out by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Nephrology,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ephrology and ERA-EDTA. Figure includes cases of acute kidney injury and various chronic kidney diseases, irrespective of dialysis.
4)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2016).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Retrieved March 6, 2018, from http://www.healthdata.org/gbd
5)Metha, R. L. (2016, April). The Lancet. Retrieved March 6, 2018, from The ISN 0by25 Global Snapshot Project: Tackling acute kidney injury worldwide: http://www.thelancet.com/campaigns/kidney/updates/isn-0by25-global-snapshot-project
6)Martins, D., Agodoa, L., & Norris, K. (2012). Chronic Kidney Disease in Disadvantaged Popula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ephrology.
7)Joshi, R., et al. (2017, May). The Potential Impact of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in Preventing Kidney Disease. Seminars in Nephrology, 37(3), pp. 234 - 244.
8)Levin, A., Adu, D., et al. (2017). Global kidney health 2017 and beyond: a roadmap for closing gaps in care, research, and policy. The Lancet, Volume 390, Issue 10105 , 1888 - 1917, 390(10105), p1888–1917
9)Liyanage et al. (2015). Worldwide access to treatment for end-stage kidney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The Lancet, 385,1975- 82.
10)Vanholder, R., et al. (2017). Reducing the costs of chronic kidney disease while delivering quality health care: A call to action. Nature Reviews Nephrology., 13(7), 393–409.
11)Bello, A., et al. (2017). Global Kidney Health Atlas: A report by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Nephrology on the current state of organization and structure for kidney care across the globe. Brussels: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Nephrology.
12)Bello, A., et al. (2017)
13)Joshi, R., et al. (2017)
14)Joshi, R., et al. (2017)
15)Lopez, A. D., et al. (2014, October 22). Remembering the forgotte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BMC Medicines, 200.
16)Jha, V., et al. (2013). Chronic kidney disease: global dimension and perspectives. The Lancet, 382 (9888), 260 - 272.
17)Jha, V., et al. (2013)
18)Jha, V., et al. (2013)
19)Jha, V., et al. (2013)
20)Jha, V., et al. (2013)
21)Jha, V., et al. (2013)
22)NCD Alliance. (2018). NCD Alliance Campaign Priorities. The 2018 United Nations High-Level Meeting on NCDs. Retrieved March 6, 2018, from https://ncdalliance.org/sites/default/files/resource_files/2018HLM_NCDA_CampaignPriorities_22Jan_0.pdf
23)Bloom, D.E., et al. (2014). Economics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in India: The Costs and Returns on Investment of Interventions to Promote Healthy Living and Prevent, Treat, and Manage NCDs. World Economic Forum, 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2014.
24)NCD Alliance (2018)
Copyright © 2017 器官衰竭防治国家重点实验室版权所有